ABC小说 > 大医凌然 > 第872章 小切口
????“凌医生觉得这样的切口合适,你觉得呢?”魏嘉佑看着手术进程,忽然冒出来一句。

????余媛踮着脚,正好累了,落下来,讶然指指自己:“你是问我?”

????“当然。”魏嘉佑环视左右,对邓主任讨好的笑容只是回以点头。

????即使如此,普外省立的邓主任也是开心极了。他是狄院士的徒孙级,而且是狄院士非正牌的弟子,流落到了昌西省以后,又收的弟子。若用一个武侠的形容的话,那就是外门弟子一脉,与魏嘉佑这种关门弟子式的人物,隔着天差地远。

????而且,因为双方的这层关系,魏嘉佑会电话他,令其安排,却不用给什么好处乃至于好脸色。

????魏嘉佑对余媛的关注,都超过对邓主任了。

????余媛向来都对理论问题感兴趣,听魏嘉佑这么问,不由偏头想了想,像是只长歪了的香菇似的,回道:“我觉得,如果技术能达到的话,当然还是小切口合适。”

????“呵……年轻。”魏嘉佑忍不住用狄院士常评价自己的话,评价了余媛。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余媛鼓起了腮,像是香菇泡水了似的。

????“切口小,就等于变相增加了难度,技术达到?你都没切开病人的腹腔,你怎么知道你的技术达到了?肝切除手术,就算没有心脏外科那种千钧一发,也不是能随随便便做起来的吧……”

????“照你这么说,大家都不要做小切口的手术了,全都做大切口算了。”

????“所以说你年轻,年轻医生才喜欢小切口,因为能证明自己的技术,资深医生……资深医生最重要的,是防止出错。”魏嘉佑说到这里,停顿了一下,想了想,又多说了一句:“你要知道,手术开始的时候,切口大一点,没有人会觉得你弱,但你如果做到手术中间,发现切口太小,再拉开,所有可都知道,你前期的判断错了……”

????余媛无语,眨眼看看魏嘉佑:“没想到你一个人参娃娃,心思还这么多,你实际上是党参吧。”

????魏嘉佑一肚子的话,吐都吐不出来,最后无奈摇摇头:“总而言之,大家都做标准切口,也是为了安全,肝切除风险这么大的手术,出什么事都有可能,到时候,要是病人把你给告了,就这个非标准的小切口,你满身是嘴都说不清楚。”

????余媛若有所思,却是点了点头。

????魏嘉佑的脸上不由带出了笑容:“我说的有道理吧。”

????“说来说去,你还是做肝切除没自信吧。”余媛的眼神,带着三分看透,三分明白,五分同情。

????魏嘉佑十二分的心痛,强硬的道:“做手术,我从来没有没自信过。”

????“你说的这个句式都是错的。”余媛嫌弃的撇撇嘴,这次是审稿人的感觉了。

????“左右冠状韧带都需要切除了。”凌然提醒了一声,然后稍停了一下,等助手们都反应过来,再开始继续切除。

????魏嘉佑听的眼神一凝,?低声道:“这么小的切口,要切除冠状韧带,可不容易呢。”

????余媛只是动手能力弱,理论还是杠杠的,此时亦是面色略严肃起来。

????所谓冠状面,就是将人体从左右两边剖开的剖面。至于冠状韧带,也就在肝脏的冠状面,它与病人的腹膜基本是垂直的,换言之,医生给水平位的病人做手术的时候,并不能直视到全部的冠状韧带。

????如果是常规大切口,这时候就有很多种应对方式了,偏偏凌然今天做的是小切口。

????余媛不免有些忧心的看向凌然。

????此时此刻,凌然正是一脸的……探究?

????余媛再仔细看看,果然没错,凌然竟然……觉得有趣?

????凌然是确实觉得有趣。

????低于冠状韧带的状态,他此前看片的时候,就有一定的揣测,但要真的打开病人的腹腔,才能看到具体的情况。

????这也是今天的手术最难的部分了。

????凌然还是很喜欢这种挑战感的。

????单就切口小的话,腹腔下的肝脏切除术,还能得到更小的伤口。但是,一方面八寨乡的条件不具备,另一方面,小切口的肝脏切除术毕竟直观,又有适合其本身的特色。

????对凌然来说,这也是一次颇为难得的小切口手术。

????从某个角度来说,这也是凌然想做,而极少有机会做的手术。

????这样的手术中,又出现一点难题,给凌然的感觉,就像是享受美食之间,发现了惊喜菜式。

????他也不着急,就这么慢悠悠的往下做。

????该牵引就牵引,该离断就离断,该阻断就阻断……

????如果不看手术台上的场景,只看凌然的手的话,或许会觉得:这小子厨艺真好。

????再看手术台,才会注意到凌然的实际操作,面临的实际困难,又另有一番滋味。

????“冠状韧带切除了。”凌然再次提醒一声,再检查片刻,道:“现在暂时结束血流阻断。”

????说着,凌然就取开了钳夹。

????魏嘉佑的眉头抖了抖,精神更加集中起来。

????“八寨乡还是很适合用小切口肝切除的吧。”余媛看到此处,心情放松下来,脑袋扭向人参娃娃。

????魏嘉佑不想示弱,强词夺理道:“唔……但适用性还是比不上腹腔镜。安全性也不能和大切口的肝切除比……”

????“所以是最适合的。”余媛说着哼了一声,:“而且,你还没有注意到一点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魏嘉佑迅速的苦思冥想起来,猜测自己哪里遗漏了。

????余媛笑了,道:“小切口的肝切除可是最便宜的。”

????魏嘉佑无语:“差那么点钱吗?”

????“别处我不知道,八寨乡的居民,很多都差。”余媛停顿了一下,又道:“当然,最主要的还是救命治病。”

????“对吧……”魏嘉佑说着话,声音却是放低了。

????就算单纯讲救命之人,他想的好好的肝切除,似乎也不能发挥作用了。

????“丝线。”凌然的声音再次想起,将魏嘉佑又给拉了回来。

????“小切口缝合……每一项都有难度的。”魏嘉佑一边看,手里一边模拟了起来。

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