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 > 厉少,夫人又闯祸了 > 第1977章 这是恨我,恨极了 三更
?她平素被兰明珠宠惯了,捧着惯了,只有她在兰明珠面前耍着小矫情,突然兰明珠这般冷漠了,甚至门都不给进,她才知道,她对兰明珠的感情。

人还真是贱的慌,对你好时,不自知,对你不好时,你偏要贴上去。

她不是不识好歹的人,她只是为了兰明珠好,才要藏着这份儿感情,现在知道兰明珠生病了,她藏不住了,只是想要去看看兰明珠,只是看看,放心了,也就死心了。

“司鸢小姐,您别喊了,爷真的不在。”

明知对着司鸢说道。

爷那么在意司鸢小姐,司鸢小姐这么两嗓子下去,爷怎么受得住?

这是八成就得下来了,可她也得拦一拦,哪怕是装模作样,也得做。

“放肆!你不让我进去,还不让我喊吗?”

司鸢看向明知,目光里头多了几分冷意!这一声,明知不再说话,静静的站在那里。

兰明珠心口像是在滴血一样疼,他怎知司鸢不委屈,他一直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让司鸢受委屈,谁知道,司鸢这委屈,都是他给的。

“兰明珠,你可以不见我,那你今日就不要出门了,我就在这等着你,等到你出来为止。”

司鸢深吸一口气,调整了呼吸,坐在那里。

嫂子说了,不要哭,一个女人,哭了就认输了,不管任何时候,都不要认输,她不能认输。

司鸢说话的时候,抱着汤罐子,坐在一旁的台阶上,也不同明知和白进他们闹,若是闹一闹,反倒是好说了。

可是司鸢同那些个娇小姐不一样,从来不会恃宠而骄。

这才是兰明珠身边的人都喜欢司鸢的原因,司鸢坐在那里,看着不远处的梧桐树,一片一片的落着,兰明珠说这些梧桐,是为了她种的,都是骗子。

这才几天,就连人都见不到了,司鸢怎么能不难受呢?

“别坐在地上,凉。”

一道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,司鸢看了过去,便见兰明珠站在那里,满是心疼的看着自己。

司鸢跟着就红了眼睛,看向兰明珠,她就知道他在,所以刚刚是不想见她而已。

司鸢红着眼睛,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,看向兰明珠:“你不是不在吗?”

“外头凉,我们进去说好不好?”

兰明珠沙哑的声音跟司鸢说道,还有四个月呢?

他就自私一回,他知道,他所有的一切,都只会在司鸢面前破功,只要见到司鸢了,他再怎么想要离司鸢远一些,都是不可能的,他骨子里头都是这个女人的印记。

所有司鸢这么一闹,他怎么坐的住,怎么忍得住,不见司鸢?

“我不要跟你进去说,我就是来给你送汤的,这汤你要喝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司鸢把汤塞给兰明珠,便要离开。

她就是看看兰明珠好不好,人怎么样,看着气色还可以,应该是没事儿了,她也就放心了。

兰明珠不明不白的躲着她,不愿意见她,她也不要同兰明珠见面,不要同兰明珠说话。

司鸢说话的时候,便要离开,兰明珠把汤塞给明知,上前一把拉住司鸢,司鸢转过头一脸的泪痕,兰明珠揪着司鸢的手腕没有松开:“我们上去说,有什么话,进去说。”

“我不要跟你这个骗子说话,我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,你把我扔在这里,让大家看我的笑话,我不要跟你进去,兰明珠,你这个坏人!”

司鸢朝着兰明珠喊道。

像个小猫一样闹腾着,这是这丫头惯有的矫情,也是兰明珠喜欢的矫情,他就愿意这么纵着司鸢,宠着司鸢,也怕将来自己死了,没人这么惯着她了。

深吸一口气,兰明珠上前一步,大手一伸,将司鸢给抱了起来,朝着别馆里头走了进去。

司鸢挣扎着,兰明珠反而抱的更紧了,军靴踩在地上,发出有节奏的声音,司鸢被兰明珠抱着进了别馆,明知慌忙抱着汤跟了进去。

估摸着爷这会儿也没工夫喝汤了,让婆子将汤罐子给温了起来。

兰明珠抱着司鸢上了楼,回了房间,司鸢仍旧是挣扎着:“兰明珠你放开我,我看到刘心知从你这里出去了,也看到你躲在窗帘后面了,你却让明知他们骗我说你不在,你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坏?”

“对,我是坏,你打我骂我都成,别哭了,行吗?

求你了。”

兰明珠附在司鸢耳边说道。

他看着司鸢哭成这样,比自己被人捅了还难受,扎心的疼,而且还是自己闹得。

司鸢看了兰明珠一眼,抱着兰明珠,朝着兰明珠的脖子便是一口,兰明珠疼的倒抽一口凉气,嘶了一声,司鸢只觉得嘴里一股子腥甜,再看向兰明珠的脖子上面,一排整整齐齐的牙印。

兰明珠看了司鸢一眼,对着司鸢说道:“就这么恨我呀?

咬这么重?

我以为你是多少有些喜欢我,才给我送汤的,不成想,这是恨我,恨极了,想咬死我。”

半开玩笑的话,让司鸢看向兰明珠,眼底多了几分愤怒:“对,我恨你,兰明珠,是你把我拉到你的世界来的,我不愿意跟你有过多的交集,可是你不肯,你非得让我走进你,现在我走进来了,你却把我丢在一边?”

“司鸢,你说你喜欢我吗?”

兰明珠瞪大眼睛,看着司鸢,眼底满是不可置信,他从来不敢想,也不敢问的事情。

他喜欢司鸢,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,可是司鸢拼命的躲着他,这也是谁都知道的事情,他不奢望司鸢能够喜欢他,只要不躲着他就知足了。

现在听着司鸢的意思,对他也是有感情的,兰明珠怎么可能不激动。

司鸢抿了抿唇,看着兰明珠的眼睛,手捧着兰明珠的脸,手指磨着兰明珠的五官,兰明珠同兰夫人一样,生的好看,将兰夫人的优点给继承了十成十,很是好看。

她第一次在宫家撞上兰明珠的时候,便痴痴的看了兰明珠半响,直到知道兰明珠是得罪不起的人,便再也不敢奢望了。

不等兰明珠说话,司鸢闭上眼,吻上兰明珠。

?